「鬼其实不可怕,只是自己的投射。」萧敬腾藉由《魂囚西门》的角

Z品生活 2020-06-11
「鬼其实不可怕,只是自己的投射。」萧敬腾藉由《魂囚西门》的角鬼其实不可怕,只是自己的投射

我在《魂囚西门》的剧中饰演一位心理医生,他的特异功能就是会见到鬼,口碑相传,就有一堆「鬼病人」找上门,这故事跟我的童年经验是相通的,虽然我们全家都是基督徒,而基督教并不承认其他鬼神的存在,但我从小就见过祂们。

第一次见鬼是在小学的时候,某天在房门打开的瞬间,我看个像是庙里的神像一般,不知是神是鬼,但一转头又不见了,频率一多之后我大概知道,只要转到某个特定的角度就可以看得到。

直到国中时看到七爷、八爷、八家将,身上穿着色彩鲜豔的服装,脸上化着非常有张力的妆,我才回想起原来小学时常撞见的就是祂们,我也因此对宫庙多了一份亲切感,便时常流连于宫庙的阵头活动。

但我们家是虔诚的基督教家庭,圣经说除了上帝之外,其余的神都是恶魔扮成的,家人非常反对我去宫庙,只要一被发现,就是一顿毒打。但我不觉得祂们是恶魔,祂们是神,只是不一样的神。

情绪低潮时,特别容易招来「鬼」

国二时因为学习进度跟不上同学,对人生也很迷茫,没人可以理解,那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一段时间,不但坏甚至有点冷血,也就是那时候,很多鬼灵都来找上我,我也很容易就可以看见一些奇怪的牛鬼蛇神。

「鬼其实不可怕,只是自己的投射。」萧敬腾藉由《魂囚西门》的角

可能就像许多人说的,小孩对鬼神的感应比较强烈,还没被现实世界所束缚,因此感应力较强。但小孩很快就会被大人纠正并灌输,看到的东西是假的,鬼是不存在的,久而久之就相信自己看的只是错觉,逐渐失去感应的能力。

自从成为失去感应能力的「大人」之后,我也很少再想起这段回忆,直到拍《魂囚西门》后,跟原创作者九色夫聊起这事。没想到九色夫也看得到鬼,只是跟我见到的完全不一样。

「我那时见到的鬼,有点像是《变蝇人》里的那种苍蝇。我那时正处非常愤怒、气到睡不着觉的情绪,忽然发现有东西在吸食我的怒气 ,它也不是跟我有仇,就只是像在进食般,我像是它一餐肥美的食物,而它每咬我一口,我就会更生气一点。」

九色夫的灵学老师曾跟他说,越是情感丰富的人越容易引来鬼灵靠近,情绪低落的时候尤其。「那段期间,它们经常会在我家的客厅或卧室出现,只要一放鬆就会莫名其妙生气起来,然后它就来吸食我的怒气,让我困在愤怒的情绪中, 我若能恢复理性思考,切断心中莫名的愤怒,就可以剪断跟它的连结。 它靠人类的怒气过活。也许它也不是鬼,而是妖或魔或其它我不知道的东西,但总之让我很不舒服。」

我从来不怕鬼,也不排斥见到鬼,彼此的相遇一定都是因为一些特别的因缘才会连结起来、感受到对方的存在,有时候我想,这一点不论人与人、或人与鬼之间都一样。

「萧式省话语录」推荐阅读

《不一样》

「鬼其实不可怕,只是自己的投射。」萧敬腾藉由《魂囚西门》的角

这里买